欢迎访问再生资源协会
外围365可靠么
我国环境资源承载能力已近极限
发布时间:2016.08.03  浏览次数:
 
目前,我国资源环境的承载能力已经接近极限。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高云虎7月29日称,环境问题说到根子上是一个资源能源的消耗问题,没有资源能源的消耗就不存在环境问题。他提出,有关绿色制造的政策法规机制仍有待完善。环保部科技司副巡视员胥树凡说,迫切需要从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来构建绿色制造体系。
 
  这是记者从中华环保联合会29日主办的“推进绿色制造、助力绿色发展”研讨会上获得的信息。
 
  高云虎说,去年,我国消耗了43亿吨标准煤;同时,石油的进口接近60%,天然气的进口接近三分之一。资源的消耗也非常大,主要包括钢铁、铜、铝、铅、锌,而且,这些资源的进口占世界贸易量的70%。“能源资源的大量消耗,必然带来环境问题。”高云虎说,工业是能耗消耗的主要领域。
 
  据他介绍,目前,从污染物的排放来看,工业中二氧化硫的排放占到90%左右,氮氧化物的排放占到70%,烟粉尘的排放占85%左右,重金属的污染、持久性的有机物这些几乎都来源于工业生产。
 
  高云虎说,工业粗放发展也导致了资源能源消耗高,对环境影响加大。再加上资源利用的效率比较低,必然造成更多的环境污染。
 
  就我国绿色制造,高云虎认为,企业行业和区域绿色发展水平不均衡也是一个问题。在他看来,大企业的总体绿色管理水平比较高,中小企业绿色发展的水平还是比较低。
 
  高云虎说,另一个问题是,行业之间不太均衡,重化工业总体排放量比较大,“沿海地带,因为发展阶段已经进入后工业化社会,所以,绿色发展的水平相对比较高一点。但是,有些地方还在大力招商引资,处在饥不择食的阶段,这些地方节能减排问题就非常严重。”他认为,绿色科技创新能力对工业绿色发展支撑也不足。
 
  在他看来,政策法规机制这方面也有待完善。“目前,我们有了新环保法。过去我们的法律基本上都是没有牙齿,很难让违法者付出代价,违法的成本与守法的成本相比,尚没有让违法者受到惩戒。”高云虎说,政策的主要职责就是要完善法律,加强执法。
 
  “政府应该在环保、能耗、安全、质量这些方面,给企业一个公平竞争环境。”高云虎说,现在企业利润都很低,守法企业成本要高,违法企业成本会低。在这些方面政府要加大工作力度。
 
  高云虎称,为了推进绿色制造,实现工业绿色发展,国家制定了《工业绿色发展规划“十三五”规划》。同时,制订了《绿色制造工程实施指南》。
 
  他说,目前,空气质量,特别是PM2.5,与联合国规定的标准差的很远,跟发达国家差的更远,“所以,我觉得必须在制造强国里面,把绿色制造任务加进去,并加速实现。”高云虎说,绿色制造的核心是资源能源效率的提高和清洁生产水平的提升。
 
  他透露,目标方面,主要包括能源利用效率的提升,“规模以上的企业,单位工业增加值单位GDP能耗下降18%,二氧化碳排放下降22%;同时,还有资源综合利用水平的提升,主要是用水量下降23%,固废提高73%;洁生产水平,污染物强度下降20%。”高云虎说,绿色制造产业的产值要达到10万亿,绿色低碳能源在工业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5%以上等等。
 
  胥树凡则称,目前,我国环境保护形势依然严峻,环境保护的压力持续增大,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远远超过环境的容量,工业领域高投入、高消耗、高排放的发展模式并没有彻底改变。因此迫切需要建立从构建产品设计、制造、使用到报废这样一个整个产品生命周期,符合环境保护要求,对生态环境无害,资源利用率高,能源消耗低的绿色制造体系。
 
  他提出,通过工业制造领域的绿色化,改进和推动污染物减排,并提供绿色化、生态化的产品,通过推进绿色制造,减少生产过程和产品本身释放污染,满足环境保护的需要。
 
  胥树凡说,环保部门将配合财政部、工信部在企业中推行环保、推行环保领跑者制度,通过政策激励引导企业向领跑者看齐,提升行业和企业的绿色化水平。
 
  他提出,在结合各地实施大气、水、土壤等污染物防治行动计划的同时,要进一步贯彻落实清洁生产法,大力推进重点地区、重点行业清洁生产审核和清洁化改造,形成贯穿生态全过程的清洁生产体系,引导企业不断进行清洁化改造,实现绿色发展。